役心果10



小楠边想着便动身起床,来到卫生间,刚要洗把脸时,不禁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,只见自己脸上跟被画过画似的,一圈一圈的,脏兮兮的。
“这是?哎呀,想起来了!昨晚自己的怪病又犯了!”瞬间,小楠便没了一早的好心情,她宁愿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。她只记得,昨晚自己被痛醒,浑身像是无数只虫子在咬着自己,慢慢地,自己便什么都记不起来了。小楠只当是昨晚出了太多的汗,弄花了脸,也顾不上多想,只是草草地洗了下脸便离开卫生间,向小含的房间走去。“已经回来了,还没醒吗?也对,现在还不到六点半,这懒丫头哪起得来!等晨跑完回来再说吧。”说着,小楠合上门走出公寓,便开始了自己的晨跑。
每天的晨跑是小楠的最爱,清晨的阳光下,一身紧身的运动装尽显她高挑性感的身姿。小楠绕着公园跑着,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,有些沉重的心情也慢慢放松了下来...“再跑就是第五圈了,感觉浑身都是用不完的劲呢!”小楠欢快地想着,自己最近的身体素质明显好了很多,之前绕着公园跑过三圈就已经是气喘吁吁,现在却感觉轻轻松松,毫无压力,全身洋溢的都是青春的动感。
ism392.com

“今天有早课,算算时间,那丫头也该起床了,还得做早餐呢!先跑到这吧。”小楠边想着便向公寓跑去。回到公寓,见小含也已经起床,耸拉着眼皮在洗漱,一副没睡够的样子。
“小含,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小楠问道。
“哦,回来的时候有些晚了。”“那我犯病你知道吗?”“对不起,小楠姐!昨晚都怨我,回来的太晚了,让你受罪了!”小含想起昨晚小楠的样子,心中有些愧疚地说道。“也不能全怪你。也怪我,自己的病自己应该上点心的。”小楠心中有些郁闷地说道,小含粗心的性子她也知道,但她回家之前自己明明给她提过醒的,这么重要的事,结果还是会忘,自己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,像亲妹妹一样照顾她,为什么自己的病她就不能用些心思呢!“小含,你那药方,能不能告诉我?或者,把熬药的方法告诉我也行,下次你不在的时候,我想可以自己去熬药。”小楠小心地问道,她实在不想因为小含的疏忽再经受下一次的折磨了。“小楠姐,你知道的,这药方...是祖传的....我...”小含面对小楠问突然问起,有些面露难色。
内容来自ism392.com

“哦,这样就算了,就当我一问。中午上完课,我会再去趟医院,做一次彻底的检查,我就不相信查不到病因。我还有早课,先走了!”小楠说完竟没有换下运动服,直接离开了公寓。“小楠姐,那早餐...”小含还没说完,只听一声重重地关门声,眼前的小楠已经离开了。小含张了张嘴巴,想来小楠姐听到自己的粗心大意在生自己的气吧,不觉有些郁闷,心想自己也不是故意的,小含暗暗提醒自己下次注意些,便自己捣鼓早餐去了。
却说小楠甩门而出,心中越想越是满腹的委屈。眼角有些湿润的想着,怪病到底不是发在别人身上,别人又哪会处处想着自己,平时嘴里的“小楠姐”喊得好听,哪会比那祖传的药方来的值钱,换做自己,早就把药方给了。小楠心中的“别人”不是其他,正是小含。显然,经受了莫大痛苦的小楠,想要药方而不得,现在心中对小含已经有了几分芥蒂。
公寓里,小含正无聊地看着时间,厨房里热着昨晚小楠吃剩下的稀粥。小楠不在,早餐也只能这样随便吃了。
小含正胡思乱想着,突然觉得脑袋一阵胀痛,疼痛欲裂,腹中竟莫名地涌出一团气流,横冲直撞,小含还未搞清楚发生了什么,只听从储藏室传来一声破门地巨响,刚转过身来,只见一本深蓝色的书本,被一团气流包裹着迎面飞来。小含顿时吓得呆了,还没来不及地躲开,脸前的书本瞬间化作一团星光扑进了自己的脑袋里。

小含此时见进入脑海的星光又重新化作一本蓝色的书本,从中流出一段口诀,小含还没读懂,就变作一阵气流流向身体各处,此时,腹中横冲直撞地气流似乎有了引导,也安稳了下来,沿着自己的身体经脉慢慢流转起来,不出一会儿,连头部的疼痛也停了下来。
萧若含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惊呆了,索性闭上眼睛,发现脑海中一处空间竟悬浮着一本古书,封面上写有四个大字———灵心道经。咦!自己明明不懂得这古书上的字,为什么像认得好久了一样?小含正纳闷着,古书却缓缓翻开了。
小含静下心来看到,只见第一页写道:“世人只知役心果,以奴果御人,却不知暴殄天物。役心果主果,当是称灵心果。乃受日月精华,吸天地灵气,不知多少岁月方可形成。其内仙灵满溢,有大机缘者服下,须得灵心道经为引,方可取其精华,为己所用....”
良久之后,小含睁开了眼睛,脸上不禁浮上一丝疑惑和忧虑,眼下,不但小楠姐身重异毒,似乎连自己也有了危险。若古书上所说当真,灵心果内的灵力已经布满身体各处,自己若不赶快学得灵心道经第一层,就会有因灵力过满而爆体的可能。这该怎么办呢?正想着,小含忽然问道一股焦糊的味道。
ism392.com

“这是?槽糕,粥糊了!”
“我的早餐!”“精神力增加后原来有这么多好处!这灵心果倒也不错。”小含一脸高兴地走出了学校图书馆,她在这儿只呆了两个小时,但却把一天的功课都做完了。
原来,灵心果不但可以增加灵力,还能增加人的精神力,今天早上小含头痛欲裂便是人的精神力第一次增幅的现象。当小含修行到灵心道经第一层,精神力猛涨之后便可催生出道家所言的神识。小含由道经所知,神识一经修出,便如人的另一只手,另一只眼睛,可穿墙透视,可隔空取物。有了神识,才可以结印,释放法术,得到莫大的神通。神识修炼到大成,便能够像仙人般神游天地,无拘无束。想到得到神识的诸多好处,还可解决身体的隐患,小含就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公寓,来到床上,盘腿坐下,掐着一个奇怪的印记,像个入定的道士一般,有模有样的修炼了起来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窗外的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。小含肚中传出一阵咕咕的叫声,显然是饿了。“今早都没吃好,中午也没吃饭,小楠姐怎么还不回来做饭啊!”小含放下双手所结的印记,托着腮抱怨道。“倒是想上个厕所,可小楠姐还不回来,算了,再忍忍吧!”小含摸了摸小腹,自言自语道。因为昨晚的事情,小含心中有些愧疚,看着天色稍晚,下身虽有些尿意,却还是忍着,怕自己今天没怎么吃饭喝水,现在去了厕所,晚上再不够。小含正想着,耳边传来了开门的声音。
copyright
ism392.com
“小楠姐,你来了,你先去做饭,我这就给你熬药!”小含欣喜道,自己有些饿了,听到小楠回来了,十分开心地跑去了储藏室。
小楠听到小含的声音也没做什么反应,她手中拿着一份医院的检查报告,脸上愁眉紧锁,显然,她没有从医院那儿得到令自己满意的答案。听到小含说熬药,而自己去医院检查无果,又有些想和她商量一下药方的事情,自己大不了多求求她,小含心软,应该行得通。小楠走到储藏室旁,正想着怎么开口,却发现从储藏室传出的灯光。
“这小丫头,在家折腾什么呢?把门上弄一窟窿。”小楠想着,正要问小含发生了什么,看到里面传出的灯光和细微的响声,小楠忍不住凑到门口,偷偷看了起来。然而,小楠看到的一幕却让她惊呆了。只见灯光下,面对着自己的是萧若含嫩白圆润的臀部,从她身体激舍出的水流正流入一只熟悉的杯子——自己每天喝药的杯子!
“不可能,不可能,小含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!”小楠心中一阵翻涌,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。小含此时正畅快地解决憋了一下午的小便,浑不知这一切都被小楠看到了。她和往常一样在整理好衣物,正要开门时,看到门上的窟窿顿时一惊,这个窟窿正是今天早上那本古书撞破的,她心中突然出现一丝不祥的预感,打开门,果然,是一脸发呆的小楠。“小...,小楠姐,这个,是...你的药。”说着,小含将手中的杯子弱弱地递向了小楠,便低下头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出乎意料,小楠伸手接住了杯子,但没有去看面前的小含。感受着杯中熟悉的温度,微黄的颜色。小楠压抑着愤怒问道:“你每次都偷偷往我的药里尿尿吗?”
“啊!不是的!”小含脸色通红地说道,她最不想看到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。
“还在狡辩,我把你当成最好的姐妹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来!”小楠强忍住心情,她没想到,她一直看错了小含。“我没有偷偷往你的药里...,其实根本没有药,全是我的小便,小楠姐,我这样做都是为你好,你先听我解释,你...”
ism392.com
“你还要恶心我吗,同是女孩,你的心思怎么这么阴暗,偷偷让我喝你的尿让你很有成就感是不是!”小楠说完将手中的杯子重重地扔向了储藏室里,溅的到处都是,一股小含尿液的味道弥散开来,小楠再也忍受不住,扭头就要离开。“小楠姐,你先别走,听我把话说完好吗!”小含见小楠真的生气了,赶紧上前要拉住她,不料小楠突然转身,随手推了小含一把。出人意料的是,小含竟像一片叶片一样,瞬间飞出了几米,咕咚一声,沉沉地摔在了地上,一时竟爬不起来。“小含!你还好吗!”小楠不可思议地看着双手,自己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?
只见地上的小含缓缓地抬起头,脸上却已经挂满了泪珠,哽咽道:“你就这么恨我吗!多年的姐妹,你不问原因,就这么轻松把我否定了!你贪吃役心果,为什么要让我来承受这一切!不想见到我是吧,好,我走!”小含说完,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,跌跌撞撞地走出门去,竟再也没有回来。小楠本只想推开小含,却不料发生了这种状况,听着小含离开时说的话,又想到今天的诸多不开心的事,心中已是一团乱麻,再也不愿多想其他的事情,便回到了自己房间去了。
copyright
ism392.com
萧若含从小乖巧,爸爸妈妈当宝贝一样宠着,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,跑出公寓,望着茫茫的夜色,又是饥肠辘辘,眼中的泪儿便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,止也止不住。哭过一会儿,便拦住车,毫不犹豫地回家去了。
不知过了多久,公寓里,小楠的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,她此时心里尽是些疑问,为什么自己会得怪病,为什么查不出病因,为什么小含像变了个人似的,为什么?...卧室钟表的指针滴塔滴塔地响着,小楠的心又渐渐紧了起来,现在已经将近十点半,只要没吃药,这怪病总是如期而至。慢慢地,小楠的心情开始烦躁起来,她知道,不用过多久,该来的就回来的。小楠不由自主地又来到了储藏室,房间里的气息牵动着她现在十分敏感的神经,她不禁有些后悔今天对小含所作的一切,她环视着房间的一切,没有半点熬药后的痕迹,又想到之前露营所发生的,难倒果真如她所说的,自己这些天喝的,都是她的小便吗!小楠身体的燥热又多了几分,对疼痛的恐惧渐渐涌上了她的心头,她知道,快开始了。小楠甩了甩脑袋,看着脚边歪倒的杯子,伸手捡了起来,杯子里还有点没有流掉的小便,看着杯里的液体,小楠终究是忍不住一口喝了下去。
“阿姨,不好意思,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!我想问一下,小含在家吗?”
“原来是楠楠啊,若含在家的,只不过现在可能睡下了,别愣着了,快进来,你也有段时间没来我们家住了,今晚就别走了,我去喊若含起来!”
“哦,不用了,我自己去楼上找她好了,阿姨您快回去睡吧!”
“那好吧,你也不是外人,你俩自己安排吧。”萧若含的妈妈听后果真回去睡觉去了。小楠看到后不禁松了一口气,看来阿姨还不知道她跟小含吵架的事情。
一边想着,小楠快速地走上了楼梯,来到了小含的房门前,此时,她脸上尽是冷汗,眉头紧皱,想来,病已经犯了。小楠轻轻推开房门,看到卧室里的小含身着睡衣坐在床上,倚着枕头,正玩着手机,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。“小含,你还没睡,太好了!”小楠欣喜道。“啊!怎么是你?你来做什么!这里不欢迎你!”小含看到小楠突然出现在门口,稍稍有些吃惊,但想到今天傍晚她对自己所做的,心中的委屈又涌了上来,眼珠不禁在眼眶里打转,便扭过头去,不去看她。
小楠知道小含还在生自己的气,在来的路上她已经想过很多,眼下浑身不适,也只能忍住说道:
“小含,今天是我的错,对不起,我跟你道歉了。不管发生什么,我都应该听你的解释的。”
本文来自ism392.com
不说不要紧,一听到这儿,小含的眼泪便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,有些气愤地说道:“你还知道错,那时候一句话都不让人家说,现在倒知道错了!好了,你对不起也说了,你快走吧,省的让我心里这么阴暗的人污了你的眼睛!”说完,竟哭得越发伤心起来了。小楠现在浑身已是疼痛难忍,再也站不住,抱着身子跪倒在了地上,忍痛说道:“小含,求求你了,让我喝点药吧!”小含听这声音有些不对劲,转身看到小楠的这幅模样,心又有些软了下来,但还是有些气愤的说道:“本小姐可没有药,尿倒是有一些,就怕有人嫌脏,喝不下去!”
“小含,快让我喝吧,别再羞辱我了好吗,我快撑不住了!”小楠咬牙说道。
“你认为我在羞辱你?好,想喝是吧,本小姐给你喝,让你喝个痛快!让你知道什么是羞辱什么是对你好!”说着,小含也不管跪在地上的小楠,径直走向了卧室的卫生间。
小楠听到小含的话,顾不得想太多,但身体实在站不起来,只能慢慢爬向卫生间的方向。爬到卫生间的门口,只见小含并没有进去,而是站在门口,像是等她的样子。因为这个卫生间是楼上小含房间的,比客厅的要小上一些,平时在家也只有小含会用。小含站在那儿,整个人便堵住了门口,看着慢慢爬向自己脚边的小楠,小含并没有动。
ism392.com

小楠爬到小含的脚边,发现小含并没有进去,而是将双腿稍稍地分开了一下,站在门口,看到这里,小楠心中一阵苦涩,自己连夜赶来,向自己的闺蜜道歉,只是为了喝她身体排出的尿液,如今,为了她的尿液,更要钻过她的胯下。望着小含双腿后的白色的马桶,小楠慢慢低下头,钻了下去。
小含看着被自己双腿夹着的脑袋,她能不能过去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,她其实并不想单纯地折磨小楠,她想通过这种方式,让小楠明白一些事情。
小楠正努力地想钻过去,但自己的脖子被双腿夹住,身子怎么也过不去,忽然,小楠觉得脖子一松,小含从自己的头顶垮了过去,又听她说道:“躺下,仰着脖子,把脑袋平放到马桶里。”耳边传来了小含的命令的声音。小楠眼角滑过一滴泪珠,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心中不禁想道:“小含,你真要这么对我吗?”等了一会儿,小楠苦笑了一下,便依着小含说的去做了。但不管自己怎么努力,小楠始终没法将脑袋不露出马桶,若是将脑袋放得太平,自己根本喝不下任何东西的。
“好了,就这样吧!把眼睛闭上”说完,只见小含脱下睡衣中的内裤,并没有直接坐在马桶上,而是蹲在了马桶上,将胯下张着的嘴巴捏住,拿来透明胶,竟几下把的小楠的嘴粘住了,做完这一切,也不管小楠如何反应,便将小腹中积存的尿液尽数喷舍在了小楠的脸上。小楠只觉一阵湍急的尿流打在脸上,有的流进了鼻孔里,有的流进了耳朵里,有的顺着脖子流到了胸脯上,甚至有一些渗进了眼里,一阵的生疼。终于,“洗礼”结束了,小含站在小楠身旁,看着她满脸的狼藉说道:“我的尿除了你身上的都流到马桶里了,那是我平日里大小便的地方,你可以选择喝,也可以选择不喝。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件事,如果我真想羞辱你,我以前就可以这样做,你自己去想吧,今晚你自己找地方睡,不要上我的床。”小含说完便转身离开了。小含离开后不久,就听到了从卫生间里传出的咕嘟咕嘟的喝水声,也再没去想,便睡去了。一夜就这么过去了。第二天清晨,小含早早地醒了过来,一觉过后的她心情也好多了。看着床边抱着自己的棉拖正呼呼大睡的小楠,她忽然发现,有些事情发生了,有些熟悉的感觉便再也找不到了。小含若有所思地想着,看着熟睡的小楠,回忆起两人之前开心地样子,心中像是终于做了什么决定一样,自言自语道:“小楠姐,为了你好,为了你以后的生活,为了我们还能开心地在一起,我只能这样做了。”
ism392.com
说完,小含从床上起来,坐在床边,用脚踩了踩小楠的脸蛋,把她叫醒。小楠醒后,仰头看了看坐在床上的小含,正要想说些什么,又想起昨晚所发生的一切,不禁有些沮丧,问道:“小含,有什么事吗?”
“小楠姐,坦白跟你讲,我不喜欢两个人现在这个样子,有些事情发生了,我们改变不了,我希望我们能从心底里去接受它,你自尊心强,如果你不接受它,会始终不快乐的。有些事情该告诉你了...”小含接着将役心果的事情都告诉了小楠,小含不希望她多想,并没有告诉她古书已经化作灵心道经的事情。
“你知道的,小楠姐,我很依赖你,我需要你能在我身边,照顾我,服侍我,这算是我的私心了。而且据我从古书所知,你的毒只会慢慢加深,日后光尿液怕是不够,与其整日痛苦地吞食我的排泄物苟且偷生,不如换一种身份,成为我的奴婢,快乐地活下去。”小含认真地说道。“小楠姐,在这期间,我会帮助你的,帮助你成为我的奴婢,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快乐地生活下去,对吗!长痛不如短痛,成为我的奴婢,答应这个条件,我会继续给你所需要的。小楠姐,你考虑一下,我不需要你现在回答,但我希望你能在下次犯病前告诉我!你先回去吧!”
本文来自ism392.com
第十节神识出,认主成
小楠呆呆地望着眼前流淌的河水,清澈而令人平静。自从她从小含家离开,便径直来到了保护区,寻得一个安静的所在,慢慢的整理起思绪来。
小楠抬起头,眼前脑海里尽是小含的身影,她的笑她的哭,她的脚她的味道。小含说她依赖自己,这些年,自己何尝又不依赖她呢!小楠并不否认,自己有些迷恋小含的脚以及她穿过的鞋袜,但从没想到,以后需每日吃下和自己相处多年的闺蜜的排泄之物,这超出了自己的想象。“说起来,她的小便倒也不难喝,对呢,像她这么可爱漂亮的女孩子.....”回忆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,小楠又渐渐变得豁达起来,反正喝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想起小含昨晚那冷冷的脸蛋,吹弹可破的肌肤,粉嫩的xia
ti,小楠的心头不禁有一丝火热,一股莫名的期待涌上心头。

小楠倒不在乎成为小含的奴婢,反正自己也是每天照顾她,她只是单纯地认为小含提出这个条件无非是懒了些,小楠这般想着,慢慢做下了决定。
小楠回到公寓,看到小含也回来了,便对小含说道:“小含,你的条件我答应了。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快乐下去好吗?”“嘻嘻,太好了,小楠姐,既然你答应了,你跟我来。”小含欣喜道。
小楠随小含来到房间,只见地面上一副圆形的奇怪的图案,图案每一处线条都闪动着奇妙的光芒。而小含像是早知道一般,站在图案的一边。“小含,这是?”“小楠姐,这是认主的阵法,你过来面向我,跪在这圆圈的中间,不要多问啦。”小含解释说。“哦,
哦,我知道了。”小楠听说要跪下脸色一红,不知道这丫头搞什么名堂,还是顺从地跪了下去。之后,小含把右手放到小楠的头顶,口中念着奇怪的口诀。小楠只觉脑中少了点什么又多了些什么,但又想不清楚,过了一会儿,周围图案的灵光慢慢散去,竟消失不见了。“小楠姐,你因为吃过役心果,力气太大,我怕控制不住你,取了你神魂的一部分,在你的脑中加入了一些禁止。只要你乖乖听话,我是不会触发禁制的。当然,这要看你的表现了,嘻嘻,好了。”小含做完这一切,如释重负地说道。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小楠,想着自己也终于能像古代一样有个贴身的奴婢,不禁对以后的生活暗暗期待起来。
copyright
ism392.com

此时的小含已经将灵心道经第一层修炼完毕,体内的灵气也按照某种规律缓缓流动,不断改善着小含的体质。“小楠姐,今天中午的课都没去上,下午的课一定得赶上,我们回学校吧。”小含现在的心情已经完全好了,心里便惦记着今天的课程。“恩,小含,我们去上课。”小楠似乎也忘记了那些不快乐的事情,笑着对小含说道。“叫大小姐!哪来的奴婢这么没大没小!”小含嘟着小嘴不满道。“哦,我的大小姐,我们去上课吧!”小楠无奈地答道。“这还差不多!”说完,两人便离开了公寓,向学校去了。课堂上,小含随意地翻动着书本,听着老师地讲解感觉似乎有些无聊,自己理解地好快,自从有了神识,发现书本上的内容记得好快,而且也没有疲倦的感觉。终于等到下午放学,小含肚中又饿了起来,等到小楠一起,便赶紧回到公寓,准备晚餐了。
小含吃过晚饭,喂过小楠,便洗澡睡下了,她平时都睡得很早,今晚在床上翻来覆去,却怎么也睡不下,想起小楠今晚在自己胯下的样子,又想起前天晚上小楠犯病之后对自己做的,小含的腹中像是烧着一把火,让自己静不下心来。
copyright
ism392.com

小含自己却是不知,在小楠嘴上得到第一次高潮之后,那种令她着迷的快感便常常扰动着她的内心。小含实在睡不着,抱着毛毯夹在自己的双腿间,扭动着身体,想通过摩擦获得一些快感。小含把毛毯紧紧地按在自己的双腿间,心中却是想着,这要是小楠的脑袋该多好!今晚要是不给她喝的话,她会不会还像那晚一样...“哎呀!自己怎么能这么想,自己的那种快乐是建立在小楠姐的痛苦之上的!”小含想到这里,心情有些烦躁,便坐起身来。“对了,看看小楠姐在做些什么,这神识的穿墙之术自己还没用过呢!”说着,小含闭上眼睛,将脑中的神识向着小楠的房间涌了过去。“哇,好神奇!真的穿过去了。咦!这是?”黑暗中,小含用神识却看得一清二楚,只见小楠怀中抱着自己今天刚换下的丝袜,睡得正想。看到这一幕,小含有些惊讶,“小楠姐,原来,有这种癖好。”小含的下面不禁更加燥热起来,喘息道:“小楠姐,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奴婢,便再帮我一次吧!”接着,小含离开房间径直走向了小楠的房间。

黑暗中,小含用神识打量着熟睡中的小楠,看着她那滑润细腻的嘴唇,不再犹豫,直接爬到小楠的枕前,掀开睡衣,对着小楠的口鼻,轻轻地跪坐了下去,抚摸着自己的肌肤,小含的翘臀便轻轻地前后摇动起来。
睡梦中的小楠有些呼吸不畅,慢慢醒了过来,眼前一片黑暗,只觉鼻尖有些痒痒的,唇间一片柔软滑腻的感觉。她本能地向一侧偏过头去,不料脸旁触及的是一片柔滑的肌肤。这是腿?正想着,一只手将自己的脑袋摆正,那一片滑腻继续在自己的口鼻间蹭来蹭去。“小楠姐,我这里好痒,你伸出舌头帮我舔舔,不要停!快一点,快一点!”脑袋上面传出了小含急切的喘息声,小楠脸上一热,正想张口说些什么,突然一股粘液滑进了嘴里,这味道,不知为什么,小楠却是有些喜欢起来了。小楠忍不住张开小嘴,伸出舌头,小心地扫动着,脸上屁股的主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更加用力地摩擦着下面的嘴唇和舌头。
小楠吞咽着流入口中的蜜液,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,平常自己需要时都偷偷用手解决,哪像脸上的这个丫头,半夜里爬到自己闺蜜的床上,骑到人家的脸上不下来,也不知道害羞...她下面的味道尝起来倒是挺...小楠想着,嘴巴竟忍不住主动吸吮起来。小含现在已关闭了神识,胯下的脑袋完全埋在自己的睡裙里,她闭上眼睛,全力感受着来自下面的伺候,此时,小含私处积累的快感像是已经蓄满的水坝,再也支撑不住,即将奔涌出来。
本文来自ism392.com
“喘不动...气了,小含,喘...不...动...了”,小楠只觉口鼻突然被紧紧地贴在花瓣处,脸颊和耳多被两侧的双腿死死地夹住,一双纤细的手用力地按在自己的脑后,一时间竟动弹不得。小楠隐约听到嘤咛一声,之后就什么也听不到了,只得静静地感受着来自脸部的悸动。
良久之后,黑暗的卧室里传出了两个女孩子沉沉地喘息声,一个浑身疏散,不愿睁眼,周身的力气仿佛都泄进了下身的嘴巴里似的,不愿动弹;一个脸颊有些疼痛,满脸粘液,大口地喘着粗气,像是在水下憋了好久一般,但睡裙里沉闷的空气让女孩一直有些迷糊。
小含休息了一会,脸颊的红潮却还没有褪去,倒不是因为下面伺候地她不够爽快,而是有些害羞起来。于是拿起之前脱在一旁的内裤,往xia
ti随意擦拭了几下,便起身下了床。从小含的睡裙中解脱出来,小楠此时终于呼吸道足够的空气,刚忍不住喊了声“小含”,突然,一团柔软的布料便堵在了自己的嘴上。“什么都不要说,什么都不要说问,我累了,先去睡了。”小含说完,也没有管留在小楠脸上的东西,便离开了。小楠躺在床上,口中是一团柔软的布料,那yin靡而又夹杂着一种清香的味道还未散去,她睁着眼睛,却不知道在想些什